賭場經濟學---百家樂天地
简体版

最新賭訊

百家樂秘笈心得

    當前位置:首頁最新賭訊

 

 

 

 

 

 

 

賭場經濟學

歐洲輪盤賭之都

從法國藍色海岸尼斯去摩納哥是件很容易的事,只要坐半個小時火車即可。

摩納哥是個國家,但很小,面積僅有1.95平方公里,世界排名倒數第二(最小的是梵蒂岡)。格 里馬爾迪家族自14世紀起就擁有摩納哥公國,在全盛時期,它的版圖從芒通一直到昂蒂布。1860年,法國收回芒通,以課征芒通的橄欖及檸檬為主要收入的摩納哥出現經濟危機,當時在位的王子查爾斯三世當機立斷,開設了名為蒙特卡洛的賭場,一舉扭虧為盈,摩納哥的公民因此得益,得以免除稅金。

在現代歷史上,最讓摩納哥人得意的是1956年雷納三世迎娶美國女星格蕾斯·凱莉,由于婚禮實況轉播,前往摩納哥觀摩的游客成倍增長。可惜自古紅顏多薄命,凱莉王妃也與戴安娜一樣,于1982年車禍而亡。從此,這個家族就麻煩事不斷。

盡管如此,與那些生長在窮山惡水的人相比,在摩納哥這樣的大花園里的公民也還是幸運之至,我們走在到處是豪宅、花叢和游艇的路上不由如是想。

我們是下午四點到達摩納哥的,原以為它很小,可以玩完王子宮殿、海洋博物館等地再上賭場也不遲。沒想走著走著已是晚間九點,顧不上吃飯,來到Casino(賭場)竟是十點。

此時正是賭場的黃金時段,由也是巴黎歌劇院設計者加尼埃規劃的建筑門口靚女如云,名車匯聚。可惜我們已是饑腸轆轆,只在賭場里轉了一周,便匆匆下山趕回尼斯。

蒙面佛的故事

這么淺嘗輒止,對我倒也合適。我去過世界上不少賭場,但每次均設立最高止損點:100美元,輸到了這個數字,肯定走人。

我知道自己不是個賭徒的料是在馬來西亞的云頂賭場。之前,我在泰國的廟宇里請到一尊“蒙面佛”,據說此佛專管賭運,極靈驗。我出于好奇,便將它買下掛在脖子上。

到了吉隆坡,大白天在飯店門口遇見了有四個七的車牌號,又在大馬路上見到一對新人在拍照,于是導游說晚上有人要賭運高照了。

我在云頂賭場上玩的是“老虎機”。一上機就感覺異樣,不斷有錢掉下來,大運將至。照理這應該加大賭注,放手一搏,我卻慢條斯理,照樣享受“過程的快樂”。果然,還沒玩到10分鐘,屏幕上出現了四個七!錢幣嘩嘩地涌出來,樂聲大作,眾人羨慕不已。可惜我押注是1:1,最后也只贏了五六百馬幣而已。

回到上海,卻拿蒙面佛沒辦法了。這小佛圓滾滾重重地掛在脖子上很不方便,而且一不小心會掉在地上;掛在家里又怕怠慢了它,而我平日在家又不賭,也沒感到蒙面佛有何靈驗。想把它扔了吧,又不知扔在何處,我真體會到“請神容易送神難”了。

半年后,一次我們在原上海證券交易所對面的海鷗飯店吃飯,面對黃浦江波濤滾滾,此地可謂風水財運之地,我將蒙面佛拋入黃浦江中,想必沒虧待它。

人性的弱點

我當時之所以請“蒙面佛”的另一個理由,是覺得它太形象地表達了人類對“賭”的尷尬處境。

我們剛才提到出生于摩納哥的人的幸運,其實最大的幸運可能是在博彩活動中,因為即使是王公貴族商界巨子,在這方面也得和常人一樣面對運氣的考驗。

在博彩活動中,人們得到的精神享受來自于對不確定性的好奇與瞬間的確認,所以,考古學家發現山頂洞人不僅用妻子甚至用自己作賭注,人類的這種興趣確系古已有之。

但是,把妻子甚至自己作賭注明顯對社會的秩序有著顛覆性,為此人們又不得不限制乃至禁止類似的沖動。過去,我一直對音樂天才莫扎特缺錢感到迷惑,因為他雖不是很受朝廷器重,但一如今日的搖滾歌星,還是賺了不少錢的。最近看了一部有關莫扎特的紀錄片,方知他嗜好賭博,為此莫扎特沒日沒夜趕制樂曲,心力枯竭,竟沒法活到36歲。

那么,為什么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開放博彩呢?只有一個理由,為了獲取財政收入。根據《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介紹,在西歐,只有瑞士、西班牙和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禁止開辦賭場,英國有120家賭場,其他國家有180家賭場。有許多國家只允許旅游者參加賭博,而不許當地居民參加,如韓國的華克山莊,距離漢城市中心要一個小時車程,它拒絕韓國公民入內。

對于旅游者來說,夜生活確實是個問題。像在澳大利亞,即便是大城市墨爾本,到了晚上九點后,沒什么地方好玩的,這時澳洲的最大賭場王冠賭城就很吸引人了,130個游戲點,1200臺撲克牌,極有聲勢。而且,王冠賭城就在市區的世界貿易中心內,方便得很。

一家名為NagaCorp的柬埔寨賭場公司,最近已準備在新加坡上市,計劃集資5000萬美元。在2000年至2002年的3年中,NagaCorp平均擁有高達48%的純利率。該集團在2002年度營業額6170萬美元,純利2986萬美元。

當然,真正讓賭博成為產業且發揚光大的還是美國。1999年,美國賭博行業總收入已超過580億美元,而在前一年市政府和州政府從博彩執照發放及稅收中獲得的收入達到195億美元。

580億美元的總收入中,抽獎(160億美元)和賭場(130億美元)是最重要的部分。相比較而言,1999年美國電影門票收入僅為75億美元,音樂帶的收入倒與賭場持平。

美國首屈一指的賭博中心自然是內華達州,這里的賭城拉斯維加斯最大的特色在于,幾乎所有的博彩飯店收入的一半都來自非博彩業項目,如客房、飲食和娛樂,九十年代末,六家最大的賭博公司的收入占到全州收入總額的80%。

能對內華達州有些威脅的是新澤西州。后者1978年才在大西洋城開了第一家賭場,但六年后,它的賭臺博彩和老虎機賭博收入已達到拉斯維加斯20億美元總額的3%。不過,直至90年代末,大西洋城只有12家大飯店賭場,主要是吸引那些一日游的客人。

博彩的盈利之道

按照制度分類,我把世界的賭場分成三種:

第一類是緬甸式賭場。1995年我到云南的西雙版納去玩,導游領我們進入緬甸海關的一家商場購物。但緬甸這邊十分貧瘠,沒什么東西可購,大家便被賭攤吸引住了。

就在一名緬甸軍人身邊,一個會講漢語的人拿著一個夾有小紙片的小轉子,小紙片的正面為8,反面為0。那人將小轉子一轉,待將停未停之際,放進小碗蓋住,然后請眾人下注。眾人一見太簡單了,我們都看見是“8”啊,就在“8”下注吧,好多張百元人民幣扔進去。揭盅,怎么是“0”呢?輸了。再來一次,睜大眼睛,這回肯定是“8”,下注幾百吧,怎么還是“0”呢?最后一次,這回肯定是“8”,但我們不押“8”,押“0”!結果,還是輸了。

下注的錢越來越少,被弄迷糊的旅客這才恍然大悟:莊家所關注的不是你看到的是“8”還是“0”,而是兩邊下注錢的多少。也就是說,莊家見哪邊押的錢少,就開哪邊。你要成為贏家,就得押在錢少的那邊,和莊家站在一道。問題是,莊家身邊還有幾個假押注者,你根本不知道哪邊的錢真正是“少”。

等你明白過來,賭局結束了。你想發難,卻發現站在莊家身邊象征公正的緬甸軍人瞪著眼瞅你呢。于是一車又一車中國游人的錢就被這種下三濫賭場給騙走了。

第二類是馬來西亞式賭場。這個經驗得接著我上面提到的云頂賭場老虎機上賺得的五百馬幣往下說。這時已是晚上十一點,我感到困得很,便去出口換錢,竟發現上面寫著必須在午夜之后才能將籌碼換成馬幣。太沒道理了,我有進入賭場將錢換成籌碼的自由,卻沒有將籌碼換成錢離開的自由。

而大家都知道,讓你在賭場里繼續呆下去,輸錢的可能性要遠遠大于贏錢,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搶錢吧。

第三類就是美國式賭場了,它不像緬甸式賭場那般明目張膽地騙人,也不像馬來西亞式賭場這般管制,卻是在利用看似公正的規則巧取豪奪。

我們上述提到美國博彩業的收入在1999年達到580億美元,這確實是賭客輸的錢。但是據《旅游經濟學》的作者哈羅德·L·瓦格爾介紹,博彩業的真正盈利奧妙至少有三。

第一,輸家的錢是用來彌補贏家的,但并不是數學意義上所要求的那么多。也就是說,博彩業的利潤不僅來自輸家,也來自贏家。像賽馬賭博中,要從贏家和輸家所貢獻的錢里面扣除各樣的稅、馬道使用費和“破損”費。

這招大大出乎我們的常識。而事實上,正是從輸者所賠的錢數中給贏者比真正應賠付金額少的支付提供了博彩業中的收益率,其中在賭場叫做“edge”,在賽馬場中叫“take”,在抽獎中叫“cut”。

第二,賭場的收益率和賭博頻率成正比,盡可能地讓賭客玩得次數和時間長一些。這也就是上述的馬來西亞賭場模式的基本原理,可是它通過在午夜前拒絕變現的方式過于粗魯。而拉斯維加斯就有本事讓前去那兒的人平均逗留時間為3.8天。同樣是賭城,大西洋城旅游者的平均逗留時間卻少于一天,很多人只是呆上數小時而已。

第三條盈利之道尤其值得我們注意。在一個50:50的賭博中,從長期看,輸贏的結果常常是一半對一半。但由于賭客的錢是有限的,所以他在概率上肯定是輸錢的。

在現實中,人們喜歡把我們的賭注分為很多小份而且反復賭博,其實,如果我們只下一次大的賭注,贏面反而大。

舉個例子吧,用100美元的賭注來玩一個輪盤賭中的紅或者黑時,莊家收益率是52.63%(有18個紅的,18個黑的,2個綠的,因此賠率是20對18),而賭客可能贏的幾率是47.37%,也就是輸贏機會差不多。

但假設你要用5美元單位的賭注,直到贏或輸100美元,在1000次嘗試中,873次可能輸掉100美元,而只有127次贏了100美元。

也就是說,若你將100美元分成5美元20次押注,你得花1451美元才能達到一次用100美元押注的贏率。

問題是,我們大多人去賭場是玩玩的,去享受過程中的快樂,不可能將100美元一次押在賭桌上,輸了就走人。而賭場業主也正是利用這點,即使在沒有莊家收益率的情況下,也能穩贏不輸。

上面我們曾提到柬埔寨賭場NagaCorp。有趣的是,從它的招股書看,竟比拉斯維加斯還要厲害。NagaCorp經營的29張賭桌中,平均每張賭桌每天贏錢2578美元,而總共有2711張賭桌的拉斯維加斯,平均每張桌僅為2127美元,比NagaCorp少451美元。最厲害的是澳門賭場(澳娛),總共339張賭桌,平均每張賭桌每天贏錢高達32萬美元,是NagaCorp的12倍。

盡管賭場如此有錢,仍不忘向公眾融資。亞洲市場目前還是澳門的天下。2003年7月,高盛證券就為一家持有澳門賭場牌照的威尼斯人集團融資,獲得不俗的認購。在香港股市,至少有三家賭業概念股,其中賭王何鴻燊旗下有新濠國際(0200)及匯盈控股(8101),還有一家是持有澳娛11.48%的信德(0242)。另外,由于港交所已表示對賭業公司在港上市開綠燈,相信賭場股會很熱鬧。

你能戰勝賭場嗎

就如投資者想戰勝股市,職業賭客的最高理想則是戰勝賭場。

有此類想法的人會玩一種撲克游戲,二十一點。它的玩法是,由代表賭場的發牌員向已經下注的每個賭客發兩張牌,最后給自己發牌,一張明的一張暗的。賭客們可以繼續隨意要牌。

然后,大家計算牌的點數。從2到10,有多少算到多少點;J、Q、K都算10點,A是1點或11點,根據自己的需要計算。如果賭客的牌點總數超過21點,賭注即被發牌員收繳。

如果有賭客不超過21點,發牌員就把自己暗牌亮出來,若兩張牌加總沒超過17點,就得給自己加發一張牌,在任何情況下,若超過21點,發牌員即告認輸。

若發牌員的牌超過17點卻沒有超過21點,他就和賭客比點數。點數多的贏,否則是輸。雙方點數相同,哪個人牌多哪個輸。還不行,便比花色大小,依次為桃、杏、梅、塊,花小的認輸。當然,最后也可能是平局。

這個看似公平的牌戲,其實仍對發牌員(莊家)有利。因為畢竟不是莊家和賭客同時亮牌計數,若桌上的賭客全超過21點,莊家的牌如何根本就不重要。即便莊家的牌最后輸給賭客,他也是拿先超過21點的賭客的錢給別人而已。

對美國賭場有研究的中國作家梅中泉在《金錢游戲》中介紹了一位數學教授,在20世紀70年代的一天,來到了拉斯維加斯度周末,卻把錢都輸在了21點。他回家后,痛定思痛,在計算機上進行模擬程序,終于找到了21點的竅門。

原理是,52張牌每次抽出一張不同的牌,就對比賽的結果有決定性的影響。如果抽走任何一張10點牌(10、J、Q、K),對莊家非常不利;抽走5,對客戶最有利。若一副牌四張5全抽走,客戶完全可以打敗賭場。

該教授于是發展成了一套“單副牌21點的基本規則”,即如果剩的牌(發牌員未發過的牌)中10點牌比較多,拿到Biack Jack(21點)的概率就比較大。由于一般賭場規定,賭場若輸,要賠1.5倍給賭客,而莊家勝只收客方下注錢,所以即使這是對莊家和賭客同樣有利的點數,最后還是客戶的贏面大。

于是教授重進賭場,果然滿載而歸。后來,他又做了一張表,對可能的結果做了更詳細的介紹,據說全世界精于此道的賭客都能倒背如流。

經教授這么一啟蒙,相繼出現了不少省1點贏家理論。如“計點辦法”,從2到9都算正一點,10以上都算負一點,然后計算所有被打過的牌的點數總和,總點數越負,局勢對賭客越有利,這時賭客應把賭注加大。根據這個規則,客戶對賭場的贏面是50.5對49.5,多了一個百分點,很不容易了。

還有一個叫“A5計點法”更為簡潔,即A對客戶有利,5對客戶不利。如果5沒被打過,就少下注;如果A沒被打過,就多下注。

當然,在21點上要戰勝賭場仍很困難,因為莊家增加牌的套數等辦法,上述單套牌的原理就不適用了。

無處不在

我雖然寫了一點賭場常識,其實還是一個門外漢。我之所以偶爾去賭場,是為了滿足兩大愛好。一個是心理學上的,另一個是投資學方面的。

兩年多前,吳敬璉先生在央視《對話》欄目中提到了“中國股市連賭場還不如”,引來一場爭論。其實,這要分兩個層面討論,第一,股市是不是賭場?從目前的經濟學家研究來看,股市與賭場有極大的相似性,這可能還包括匯市和期市等,至少,我們的投資者若不保持清醒的頭腦和理性的分析精神,其行為基本上可與賭徒無異。這話說得重些,但只要一個面對現實又有一定經驗的投資者一定會說這有幾分道理。

第二,什么叫賭場還不如?我們曾提到過緬甸式的賭場,它在現實世界中很有代表性。由于在平日的撲克牌等游戲中,很多人都把若有若無的“作弊”視為嬉戲的一部分,要建立一個完全公正的游戲規則是非常困難的。即便當代的美國式賭場或股市,也是經歷了很多的曲折才達到現在還算過得去的公正狀況。所以,不但是深滬股市中“貓膩”不斷,就是香港股市中,很多“仙股”(價格幾分錢的股票)都有或曾有過被操縱的嫌疑。

博彩的最大特點就是以小博大,它與人類與生俱來的貪婪心相匹配。也正是這點,讓我們的投資者把股市等投資市場看作賭場,讓莊家可以作奸犯科,欺騙投資者,把股市弄得連賭場也不如。

最后,我講一個主題公園利用賭場之道的故事吧。兩個月前,上海浦東陸家嘴搞了個嘉年華的主題公園,吸引游人無數。一天我見鄰人和她的孩子拿個小小的長頸鹿玩具回來,知是得了獎品回來。一問才知是花了四、五百元的各種博彩籌碼換來的,比如套圈啊、套酒瓶之類的。這點玩意兒我還是在兒時的少年宮中玩過,但那時除了門票外白得獎品啊。

最讓我捧腹大笑的是,她們玩了一下午,真正的主題公園項目沒玩幾個,都泡在這些“誘餌”上,因為公國里只有這些“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博彩項目沒人排隊,讓你隨意玩。

鄰人看著孩子手中的小玩意兒,搖搖頭,你不知人家手中的獎品玩具有多大?我樂了,說了一句:“再大的玩具都比你扔出的五百元要便宜吧”。

她一聽也笑了。可是,我也明白只要任何人進了主題公園,見人家手中拿著玩具,而且有人拽著幾個大玩具凱旋而歸,是不可能不去扔錢的。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別去。

不過哩,人生的樂趣不是失去了不少嗎?

唉,人們的樂趣相當程度上是建立在所謂人性弱點的放縱上的,包括博彩。

加入收藏 | 聯繫站長 | 友情鏈接 | 廣告聯繫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3-2008 百家樂天地 duchang8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