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沒有身份的中國賭客---百家樂天地
简体版

最新賭訊

百家樂秘笈心得

    當前位置:首頁最新賭訊

 

 

 

 

 

 

 

斯里蘭卡:沒有身份的中國賭客

很難說,是賭場的神秘讓賭客顯得神秘,還是賭客的神秘造成了賭場的神秘。反正,在賭場,沒有人會追問你的身份和賭資的來源,在管臺的荷官們用?桿把滿桌花花綠綠的籌碼推成一撂的時候,錢一點也不具體。記者在科倫坡賭場看到的絕大多數面孔都是中國人,他們中的有錢人不多,并且大部分身份曖昧。在科倫坡開餐館的王玉民告訴記者,在這里,有人把賭博看成正式工作之外謀的另一份差事,有人是用白天掙得不多的錢拿去下注,也有人只是為了一頓免費的晚餐,另外一些人在賭場里等待或尋找各種機會和生意。賭場成為這些沒有身份的人生存的一個獨特空間,作為賭場最主要的客戶,科倫坡的華人和賭場形成了相互寄生的關系
“21點”和身份曖昧的中國賭客 <——百家樂天地duchang888.com——>

1月3日,斯里蘭卡當地時間下午3點多鐘。科倫坡最大一家賭場MGM里熬通宵的客人剛剛差不多散盡,服務生在小心地擦拭金碧輝煌的欄桿扶手,距離再一次賭客光顧的高峰時間還有七八個小時,這是MGM一天內惟一的清閑時光。剩下的人里,一個叫易琴(化名)的中國女人最顯眼。記者是后來從別人嘴里知道了她的名字,科倫坡的華人不知道她的實在沒幾個。這個4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皮膚白皙,文雅地扎著高高的發髻,頭發和衣服整理得一絲不茍。她看起來有一張沉著的臉,目光不時輕巧地瞟旁邊的另一個中國人,手指熟練地玩弄著籌碼,拇指和食指飛快地把第一個籌碼挪到最后一個,再把最后一個挪上去,如此反復。這是賭場熟客們的標致性動作。科倫坡賭場每一個籌碼的面值通常在500、1000、5000、10000盧比(1000盧比大約等值于100人民幣)不等,在這家MGM賭場,為了招徠更多賭客,很多賭場在換籌碼時還多給客人10%到30%,如換100美元,可以領到120或130的籌碼,稱之為虛碼,但是這些錢不能換成現金,只能在賭的過程中逐步換成實碼。

易琴在綠色的賭桌前時站時坐,她的手指在三顆寶石戒指的底襯下顯得更加纖細修長。這種紅、藍寶石是斯里蘭卡最負盛名的特產,有人告訴記者,像易琴手上這種好成色的玉石品種,只有當地經營種植業和寶石礦開采業的有錢人才能擁有。

易琴正在玩的是“21點”。MGM最主要的三種賭博是,21點、百家樂和俄羅斯輪盤賭,記者沒看到老虎機,后來聽別人說,在科倫坡賭的中國人,要么是蹭飯吃的,要么都玩得很大,老虎機在這兒不受歡迎。“21點是這幾種賭博里技巧多于運氣的一種,中國人更傾向于它,有段時間,賭場輸多了,曾禁止中國人玩21點。”說這話的叫Lewis Lee,是在斯里蘭卡經營服裝生意的臺灣人。Lewis Lee是個玩21點的行家。他告訴記者,21點講究“消牌”,這是可以算的,賭的人越少,算得越容易,贏的把握也越大,所以他總在晚場散了,下午的時候進賭場。“這個時間人最少”,他說,要盡量把湊21點的牌控制在3張以內,而且都在3倍和4倍消去,每輪的牌是有限的,這樣可以增加消去的機會。5張小牌消去是最不實惠的,一個A和一個10點組成21點是最佳選擇,其次是兩個數組成11,再來個10點,因為10點太多了,所以在3、4倍區域存的牌最好都是11點,這樣很容易消,富余牌在空的4倍消去是最好。

易琴顯然玩得并不太好,她跟另一個后進來的女人發牢騷,聲音很響地說,今天的手氣太差,輸了500萬盧比,所以她一直不肯走,賭了將近16個小時。這個數目聽起來實在很難不讓人對她的身份產生好奇心,記者在她離開后,試著向周圍人打聽了一次,但被拒絕了。

作為交際場的賭場<——百家樂天地duchang888.com——>

一年中多數時候都享受著印度洋充沛陽光的斯里蘭卡首府科倫坡的大部分時間里,店鋪有氣無力地開放著,這里的商業和娛樂活動遠沒有它的宗教氣氛那樣濃厚。倒是一些骯臟、不起眼的市井之地,垃圾成堆,烏鴉遍地拾食,忙碌地走動著光腳的蘭卡小販和戴著頭巾的家庭婦女,展現著充徹本土氣息的原始生機。這些地方給許多底層的斯里蘭卡人提供了就業機會,并衍生出其他的種種交易,比如倒賣外匯和皮肉生意。色情業被這個佛教國家明令禁止,卻成為來自泰國、中國大陸及香港地區等性服務業人員在當地的主要謀生手段。而這些魚龍混雜之處最豪華的建筑往往就是賭場,在某種意義上,賭場成了底層和權貴、商人階層的銜接物。Lewis Lee說,科倫坡沒有太大規模的賭場,BALLY’S和MGM算是大的,MGM的老板很愿意在科倫坡華文報和華人廣告公司登廣告,收費貴點也不在乎,可能就是料定中國人口袋里的盧比和美元是最容易放到他的賭桌上的緣故。<——百家樂天地duchang888.com——>

王玉民把華人嗜賭看作是一個時代的產物。他認為,出境的華人越來越多,他們大多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異域,缺乏當地語言文化基礎,難以融入當地社會,不約而同地走入賭場,“有錢人因娛樂生活單調乏味而到賭場消遣,辛勞的打工階層因薪水太低而進入賭場去尋找機會”。<——百家樂天地duchang888.com——>

Lewis Lee說,賭場成本開支相當之大,去年科倫坡一家賭場一年要向政府上稅1000萬美元,今年稅金再度提高,幾乎翻了倍,要交將近2000萬美元。并且,MGM從開放賭場設置到現在的10年時間,賭場光在食物與飲料上的支出就砸下天文數字,以確保能夠將賭客留在賭場之內,他們光去年在這方面的開支已經達到5000多萬美元,這樣龐大的投資很自然地,使其他沒有經營賭場的餐館,完全失去競爭力,這也是科倫坡賭場周邊的商業和娛樂如此冷清的原因之一,“我知道,1995年MGM開業前,科倫坡三區的餐館還有60多家,開業后只剩下11家,等于有七八成的餐館倒閉,而其中多數是中餐館,可見華人在賭場的消費占了多少”。

1月4日,記者在BALLY’S賭場看到了在這次海嘯中受傷的阿芳,她一瘸一拐地拖著傷腿走進賭場,跟賭場每個碰面的人笑著打招呼,全然看不出,幾天前,記者采訪她的時候,她還渾身是傷。聽說,當天接受完采訪,她又去賭場了。阿芳也是這幾個賭場的常客,和每個工作人員都熟。她在MGM賭場里認識她現在的男朋友,是一名斯里蘭卡現役飛行員,在這個國家這是相當體面的一個職業,這也是件讓她在科倫坡華人朋友圈里頗為得意的事情。阿芳和另兩個在海嘯里死里逃生的中國女孩接受記者采訪時有過很多顧慮。在賭場打工的中國人阿素后來告訴記者,事發后,在當地華人中有很多傳言,說三個人當時是去加勒海邊一家旅館做應召生意的,“這讓她們很生氣”,阿素說,不過,另兩個人的確是在科倫坡一家按摩院上班,“斯里蘭卡禁娼,色情場所往往以醫院和醫療按摩院的面目出現”。

從大陸到斯里蘭卡做皮肉生意的小姐并不一定從開始就是直接奔著色情業去的。王玉民說,這個國家并不發達,也沒什么市場,中國護照去斯里蘭卡很容易簽證,一些蛇頭利用這點大量組織偷渡,最有吸引力的賣點,是說這個國家可以作為跳板到第三國謀發展,比如歐洲的主要國家、加拿大等,“辦一個人的費用,他們收得很高,通常要3萬~5萬,錢到手了,人接到科倫坡,就不再管了,許多女孩子流落他鄉,惟一能選擇的就是色情業。因為中國小姐近年增多,她們之間也相互壓價,一次性交易的價格甚至只有泰國小姐的一半”。

阿素對記者說,阿芳和易琴都做過蛇頭生意。她說,在賭場一擲千金的易琴在上世紀90年代初靠辦非法移民的資金起家,開了按摩院。那時候,色情業在斯里蘭卡剛剛興起,生意很好做,加上她騙到科倫坡的中國女人,沒有工作做,最后就都到她的按摩院干活,“每月好的時候可以有1.5萬~2萬美元,房租和伙食都是小姐自己付,一次交易易琴還得從中抽700盧比的人頭費,所以易琴現在少說也有幾百萬美元的身家”。<——百家樂天地duchang888.com——>

“對有著各自目的的賭客來說,賭場成了另一個意義上的交際場。”Lewis Lee說,一些做皮肉生意的小姐把晚上掙的錢白天全輸在賭場上,不過,她們的目的不止于此,她們希望能在賭場結識一些做生意的香港、臺灣商人。“賭場也滿足了一些小姐對奢華生活的想象”,他說。

加入收藏 | 聯繫站長 | 友情鏈接 | 廣告聯繫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3-2008 百家樂天地 duchang888@gmail.com